揭密 | 初代iPhone真正诞生的前6个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
  

  2007年1月9号,苹果前任CEO乔布斯在旧金山苹果大会上举起苹果手机

  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按:在第一代iPhone交付到心切的买家手中前六个月,苹果能向世人提供的,只不过是一个华丽的产品演示。在现实中,iPhone并未真正诞生。从微小的软件问题,到看似不可逾越的硬件障碍,产品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。面对不可更改的交付期限——6月29日,苹果的员工、经理、高官们绞尽脑汁,争吵辩论。

  这段iPhone推出前的24周3天3小时的故事,记录在Fred Vogelstein在2013年的《格斗:苹果和Google如何开始战争和革命》一书中。在iPhone诞生10年后,Wired登载了书中部分内容,雷锋网对原文作了编译。由于是节选,部分内容会显得有点突兀。

  一

  每个人都认为乔布斯2007年1月演示的iPhone是完美无缺的,甚至是超凡脱俗的。但他拿起的只是一个不能使用的原型,他耍了一些工程上的花招,就让数百万人想要立即购买。但是当iPhone真的在6月29日出售时,这些把戏都变成了真的。消费者期望它能够像乔布斯在舞台上演示得那样完美无瑕。而iPhone团队非常清楚,对于他们来说,1月初到iPhone出售的期限之间,每一小时都无比珍贵。

  外界以为乔布斯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iPhone可以出售了。事实上,当时苹果拥有的只不过是几十个原型。那些原型很脆弱,连从亚洲工厂运输出去都承受不起,更别说日常使用了。他们之所以在1月份公布,只是因为苹果一位高管从亚洲飞回美国的时候,在自己的随身行李里带上了iPhone原型。苹果当时的iPhone产品营销主管Bob Borchers说:“我们不得不弄清楚如何大批量生产iPhone。”谁都有本事做百来个相同的东西,但是成千上万地生产一样东西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“拿开发和测试天线来说,从生产线下来的每个部件都需要进行测试和鉴定,因为天线的安装方式有很大差异,会影响无线电的性能。”Bob说。苹果不喜欢碰运气,并在自己的总部设计和建立了测试环境来解决这些问题。“然后,我们让富士康参与进来,告诉他们:“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哪怕重复做五百次也要把iPhone做出来。”

  这不仅仅是修改和生产出能正常工作的零件的问题。iPhone的主要功能离完美还有十万八千里。它的内存和电容键盘,已经是最有争议的功能之一,却还有很多问题。比如,触摸“e”这个字母表中最常用的字母时,总会让其他字母弹出。而且单词会在打完后延时一会才出现,而不是立刻。

  当时的苹果手机没有物理键盘,很多人因此声称iPhone是一个失败的产品。微软CEO Steve Ballmer就是其中之一。苹果高管对电容键盘也感到忧虑,他们也不习惯。其中一位高管表示:“每个人都会对没有触摸感的东西感到不适。”但乔布斯在这个问题上显得不屈不挠。“史蒂夫的理由就是他在舞台上所说的,‘你把键盘固定在手机上,但键盘不适用于每个应用程序,更糟糕的是,还失去了一半的屏幕空间’。所以大家都明白,能不能把这个键盘做出来十分关键,不然就全毁了。”

  苹果还需要再造iPhone的显示屏。虽然乔布斯已经宣布屏幕材料将是玻璃,不是塑料,并在前一年的秋天已经找到了材料的来源,但这不仅仅是换一种屏幕材料那么简单的事。找到康宁公司提供玻璃材料,只是制造一个合格的iPhone触摸屏所需的许多步骤之一。为了让触摸屏能正常使用,多点触摸传感器必须嵌入玻璃中,而不仅仅是附着在玻璃上。但是将传感器嵌入玻璃中的过程,与将其嵌入塑料又是两码事。

  玻璃比塑料重,所以苹果的工程师需要较强的粘合剂来将组件固定到位。他们不得不重新调整所有的按键,使其在较硬的材料制成的手机上能正常工作(玻璃不像塑料一样可以弯曲)。他们不得不为解决屏幕重量的差异重新调整设备。 “这真的是一个大工程,”一位参与制造的高管说,“我想,Jeff Williams(当时的制造负责人)找遍了全中国的玻璃切割机,才让一切变成可能。”

  最后,苹果必须开发自己的呼叫测试协议,才能让iPhone联上AT&T的网络。制造商通常会放手让运营商做这,但苹果要保留自己的数据,以防出现有关iPhone的通话质量的投诉。苹果设想,AT&T会使用他们的数据,把iPhone当他们网络问题的替罪羔羊。苹果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,Borchers说到。工程师Shuvo Chatterjee说:“我们把几部手机和电脑装进我的捷达,驶进入环路,制造通话失败的情景。通过编程,这些电话能在一些时间间隔内自动拨打一些号码,而电脑可以测量拨打结果。”

  

  2007年苹果Macworld大会

  在旧金山的会展就嘎嘎嘎旧金山的会展中心

  Chatterjee继续说,“现在苹果有一个整套流程,有专门的货车来做这个实验,但是当初当我们需要测试的时候真不容易。有时候会是Scott Forstall(iPhone软件的负责人)的通话失败了,为了找出原因我们开车围着他的房子,试图找出附近是否有盲区。有时候是在乔布斯家附近。有几次,我们在他们家附近开了太久,都害怕邻居会报警了。”

  二

  最终协调和管理大部分这些问题的责任落在了Borchers头上。他和他的团队基本上是iPhone项目经理,在开发整个营销计划之前,帮助乔布斯协调和校订各个团队的工作。他和他的团队都是工程师出身,Borchers拥有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学士学位和MIT硕士学位。但是他们的专长是弄懂复杂的工程细节,并用通俗的语音解释出来。

  如果一个功能不容易解释,Borchers的工作就是首先要搞明白为什么这个功能对于项目来说很重要。他说:“我们决定了产品的DNA,在开发过程中培养这种DNA,最后体现在产品上。所以我们非常清楚,这个产品内部有什么样的功能,对外又是怎么展现的。”

  许多用户都会像对乔布斯一样,将Borchers与第一款iPhone联系起来,因为他主演了iPhone的教学视频。iPhone这样的设备是前所未有的,苹果希望新用户不会对只有几个物理按钮的设备感到困惑。

  作为营销的一部分,Borchers计划让乔布斯录制30分钟的视频,向客户详细介绍如何使用iPhone。但最后,乔布斯还是让Borchers自己去录。“我们在一楼建了一个工作室,这样他就能从直接从他四楼的办公室下来,然后回去工作。但我想,他大概意识到这会花很长的时间所以拒绝了。所以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每天剃须两次,穿着着乔布斯的一件套头毛衣,带妆进行排练。”

  Borchers现在是杜比实验室的首席营销官。但是当我在Opus Capital——这家他在09年离开苹果后加入的风投公司访问他的时候,他还把当时视频里的衬衫裱在办公室墙上。“完成这个视频之后,我就没穿过这样的衬衫。当时他们用晾衣夹把衣服多余的部分夹在我背后,让它看起来很合身,因为我个子比乔布斯小。这大概就是晾衣夹的作用吧。”

  Borchers曾在在Nike工作了三年,然后在诺基亚工作四年,当时诺基亚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制造商。他再2004年加入苹果,主要工作是推动iPod和宝马这样的汽车公司合作。他还与其前雇主Nike一同开发饰品。当苹果决定在2004年底开始制造iPhone时,他是第一批从事该项目的经理之一。

  他在高管中小有名气,部分原因是他在2002年面试了苹果一个更高级别的工作,而乔布斯在最后一刻才决定他更需要一个内部人选。“我记得坐在会议室里,乔布斯走过来,看着我的简历,问道,‘为什么你觉得特别适合这份工作?’十分钟后,他说,‘好的,我知道了。’我当时想,‘嗯,好吧,至少我见过乔布斯一面了’。”

 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Borchers被拒一年后,在一个相对低阶的岗位上被苹果看中,并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赢得了乔布斯的信任。而且因为他的诺基亚背景,他成了iPhone项目的不二人选。“所以在2004年底,我成为了iPhone的首批营销人员之一。”

  Borchers的工作经历令他对iPhone项目的各个方面有很好的洞察力。但是在四十七岁的年纪,他担负了前所未有的重要责任。他是iPhone每一个公开演讲中的重要的角色,他会帮乔布斯制作很多的幻灯片,与iPhone相关的广告和公关的大事小情他都要过问。这也意味着在2007年苹果Macworld大会结束后,他已经累得不行。

  Borchers曾经是苹果在Macworld一切工作的负责人之一。他会在周四用装酒的盒子分类装着24个iPhone原型,去到会场,然后会在周五晚上再把他们载回家。车上还有一个苹果的保镖,因为他担心自己发生意外。如果他掉进沟里或者车着火了,这个世界就不会有iPhone了。“我把他们带到莫斯康会展中心的地下室里,我们在那建造的一个特殊的保险间。工程师正等着拆开它们,然后重新测试,虽然他们已经重复做了很多次这件事了。”

  在这两段高度紧张路程之余,Borchers是决定Macworld上iPhone表现的人。他负责安排排练,确保对的人和设备始终到位,并确保足够的安保措施,以防任何iPhone图片泄露。他很忙,甚至没有机会观看现场演出。乔布斯在发言的时候,Borchers正在展会上将iPhone安装到可旋转的展示柜上,他还要并确保公司所雇的展示人员手上都有机子能够演示。

  只有在回到家之后的早晨,Borchers才感觉到六天工作的辛苦。在星期二的主题演讲的前一晚,他在莫斯康会展中心不远的的一家酒店度过了一夜,但他忙得忘记了退房,他把所有的行李都放在了房间里。

  

  第一代iPhone

  三

  iPhone的准备出售,并不是苹果工程师们在2007年初唯一为其心力交瘁的事情。为了让iPhone问世,乔布斯已经让两个他的明星高管Forstall和Tony Fadell针锋相对,看到谁能拿出最好的产品。这场两年战斗的余波还影响着苹果。这是一场不漂亮的战争,充斥着谩骂和破坏,让朋友变成敌人。这让两方的很多人觉得,苹果不再是他们加入时的那家公司了。他们担心苹果已经转变为一个没有灵魂的利润机器,一个拥有IBM风格办公室政治的大公司,而不是反潮流的独行侠。

  作为一个不断挣扎的公司,没有过多的美德可讲。苹果从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到乔布斯回归力挽狂澜,逐渐形成了一种狼性的文化。但是2007年的苹果大部分员工还没到那一地步。苹果虽然成立于1976年,但对大多数员工来说,它正在经历一个十年痛苦的成长期,而不是一个三十多年的成熟企业。从2002年到2007年,苹果的员工人数翻了一番,达到了两万人。

  虽然有些人认为,与Forstall的紧张关系导致了Fadell三年后的辞职,但后者极力反对这一观点。他说,尽管乔布斯曾努力劝他们留下,但他和妻子(主管HR部门)还是为了孩子而离开。他们抛弃了数百万美元的股票。无论是哪种方式,iPhone都将苹果的业务推向新的高度,公司也因为他们的努力而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。

  但是,Forstall对Fadell却惊人地咄咄相逼,人们甚至觉得他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。后来的CEO蒂姆·库克最终在2012年将Forstall扫地出门,但在2007年的时候,他是一个山头霸王。2007年,他主管所有iPhone软件的时候,出现了人才大量流失。那些留下来的人会看透Forstall赤裸裸的野心。即使是他的追随者也承认,在他离开之前,他已经成了一个典型的难相处的老板,功劳都被他抢了,自己的错误却让别人承担。当乔布斯还在世时,Forstall的“乔布斯不喜欢这样”的惺惺作态让同事非常厌烦,他总是一脸自己就是未来CEO的样子。

  2011年,商业周刊报道,苹果的首席设计师Jony Ive和技术负责人Bob Mansfield对于Forstall非常反感,除非库克陪同,他们拒绝与之会面。据传,iTunes的负责人Eddy Cue也是如此。

  乔布斯让两名高管相互厮杀并不出奇,他的不择手段也是出了名的。但令人惊讶的是,乔布斯竟然让这场战斗持续了那么久,影响了苹果这么多人。

  “这非常具有破坏性”,一位高管说,“我认为史蒂夫在古罗马时期应该很受人爱戴,在那时人会被扔到狮子身边,然后被吃掉。Fadell和Forstall就是他的玩具,有一段时间是Fadell,然后是Forstall,接着回到Fadell,然后又回到Forstall,像在马戏团一样。”

  另一高管做了同样的比较。她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《角斗士》,就告诉我的丈夫,这太熟悉。”Forstall不接受对此事的采访,而Fadell则高调多了。苹果踢出Forstall后,Fadell告诉BBC,“Scott罪有应得。”

  回想起来,很多苹果员工认为这不是公平的对抗。Fadell的专长是硬件,Forstall的专长是软件。这给了Forstall优势,因为许多人相信,乔布斯对于苹果产品的软件和工业设计比内核更感兴趣。但是,谁也不清楚,战局最终会怎样。

  苹果在iPhone开发过程中的高级经理Andy Grignon,知道许多两者之间的明争暗斗。他在中间感到分裂,即使在iPhone项目开始之前,Grignon也感觉到了两位高管之间的紧张关系。2004年,Forstall试图阻拦Grignon在Fadell的部门工作。Grignon为Forstall工作了三年,创建了名为Dashboard和iChat的产品。他认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,他们会在周末一起去攀岩。但是当Fadell给他一个更好的机会的时候,Forstall却出面阻止。他告诉Grignon,他支持他离开。“但他却在我背后怂恿乔布斯,乔布斯就真的干预了我的工作转移。当时大家坐在一个房间里,还有其他一些高管。乔布的话让大家都安分了,‘好吧,Andy留在Forstall的部门。没有人能从软件转移到iPod部门。’当时他们之间的仇恨正式开始。”

  这斗争就像一场宗教战争。当iPhone刚开始时,Forstall成立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秘密组织来开展项目。它非常秘密,甚至一度Fadell都可能不知道。从他在苹果园区二楼的办公室开始,Forstall开始拉拢公司内部的一些最优秀的工程师,甚至还设立了禁入区。Shuvo Chatterjee说,“如果在周末工作,你会看到施工队一直在墙上安装墙壁,安全门等等。到周一就会出现新的锁定区,我从来没有见过墙壁建的这么快。回想一下,就觉得很可笑。”

  一位工程师Nitin Ganatra说,“当他们重新配置人员时,我们中的一些人每两个月就要移动一次,有一段时间,我会将所有东西保存在盒子里,因为我知道如果把东西拿出来,很快又要收拾。公司就像一个迷宫,你打开一扇门,之前的门就关了。”

  正式上,iPhone由Fadell主管。他主管iPod部门,并由此通过改进来开发iPhone,似乎是很自然的事。Forstall则有一个不同的,且更具风险的想法:找出一种方法压缩在Mac上运行的软件,让它们在手机上运行。Fadell的一位iPhone工程师说:“我们都假设,iPhone会运行为P1(一版为初代原型设计的iPod OS)设计的软件版本。“但与此同时,Forstall和他的团队正用OS X的一个版本来运行手机。

  乔布斯希望在iPhone上运行OS X,他只是不认为可以做到。当Forstall的团队这样做时,他们赢得了iPhone项目的控制权。另一位iPhone工程师说,苹果没有会软硬件的人。

  “对于苹果历史上的很多人来说,这是一个争论点。做硬件的认为他们懂软件,做软件的认为他们知道硬件。但史蒂夫不想让iPhone也陷入这种争论之中。所以当Forstall 说:‘嗨,史蒂夫,Fadell那边有个很厉害的软件团队,我想要’时,史蒂夫会说,‘当然可以,是你负责软件,他们又是做软件,应该在你这边’。当iPhone在2007年推出时,Forstall掌管了许多软件工程师。而几个月后苹果推出了iPod Touch时,情况也是一样。”

  

  2007年1月iPhone在MacWorld上展示

  四

  Fadell后来成立了Nest,这家公司开发了一款漂亮、实用、便捷的家用恒温器。毫无疑问,它具备苹果产品的所有设计和软件特点。2011年成立时,Nest是硅谷最受关注的新企业之一。当Fadell与合伙人在2014年以32亿美元的价格将Nest出售给Google时,也最受关注的收购之一。

  Fadell可以说是乔布斯第二次执掌苹果后,第一个做出成就的人。在32岁时,他开始在苹果工作,当时只是被告知会做很适合自己的秘密项目。四年后,作为iPod的业务主管,他成了苹果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。到2006年秋,iPod占苹果190亿美元收入的40%,市场份额则占到了70%以上,一时风光无二。苹果Mac的销量也在上涨,但销售额仅占所有个人电脑的不到10%。与此同时,iPod的成功又让乔布斯成了商业偶像。

  2001年的苹果正需要Fadell这样的人。他年轻、勇敢、聪明,已经在硅谷任硬件工程师15年了,是顶尖的人才。他曾经告诉记者,如果不是因为爱上计算机,他可能会蹲监狱。他有时还会顶着漂白的头发去上班。面对不合作的工作或想法时,他也会恶语相向。他大学期间的第一份工作是在General Magic,一家由Bill Atkinson和Andy Hertzfeld在90年代初从苹果孵化出的公司,它想开发可能是第一款专为移动设备编写的软件。项目失败后,Fadell加入了飞利浦,并迅速成为公司最年轻的高管。他主管该公司的新移动计算团队,在那里开发了早期的PDA(Velo和Nino),而且销量不错。这次设备也让他意识到便携式设备上的音乐的力量。

  当苹果当时的硬件负责人Jon Rubinstein给他打电话想招他入职时,Fadell正准备成立自己的公司。但有趣的是,工作内容不允许透露给Fadell。据Steven Levy的书《The Perfect Thing》所述,Fadell于当年1月在一个滑雪场接了电话,当时就表示出了兴趣。书中写到,他12岁时就对苹果很有好感,并用了1981年的夏天节省到足够的钱来购买Apple II电脑。在接到电话后不久,Fadell就加入了苹果,之后才发现自己是要作为顾问,帮助开发第一代iPod。

  Grignon等人说过,Fadell在公司地位的提升与Forstall产生了矛盾。到Fadell加入苹果时,乔布斯身边的核心成员都是至少自他1997年回归时就密切合作的人,有些人甚至是自他创立NeXT时就在一起的。Forstall与乔布斯工作的时间几乎比任何高管都长,他在1992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NeXT。然而,他有很长时间都不是乔布斯身边核心的人,但Fadell是。两人同龄,但Fadell在公司的晋升快得多。Fadell主管iPod的部门占苹果40%的收入。Forstall负责的Mac上的通讯录、邮件、Safari和Photo Booth等应用软件。

  但随后Forstall和乔布斯是绑定在了一起。那是在2003年4月,有苹果员工认为这是因为Forstall在乔治斯首次被诊断患有胰腺癌时,也得了严重的胃病。乔布斯最初试图用节食治疗癌症,当时他还为Forstall开了一个养生治疗方案,而且效果不错。根据Grignon的说法,Forstall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乔布斯周一的高管会议中。通常Forstall甚至不了解iPhone项目,因为他不够资深。“所以一旦从那些内部讨论中得知乔布斯想要开发一款手机,他就开始积极参与其中。”

  但当时Forstall并没有表现得与Fadell有多大不同。Forstall平和且有吸引力,他戏剧性的手势也与乔布斯很像。他在高中除了学计算机外,还演过剧。他的同学说,当时的他雄心勃勃,意志坚定。正如商业周刊在2011年报道中所说,在很多方面,Forstall是一个迷你版的乔布斯。他是一个勤奋的经理人,痴迷于每一个细节。他有乔布斯那种将技术和功能术语翻译成白话的诀窍。他喜欢奔驰SL55 AMG的银色款,而乔布斯也有一辆。他甚至有一套为舞台准备的套装:黑色的鞋子,牛仔裤和黑色的拉链毛衣。

  有两年时间Forstall和Fadell在任何事情上都会相互争论,经常迫使乔布斯在一些小事情上作调解。曾为Forstall工作过的Nitin Ganatra回忆说,在2006年乔布斯一度要决定哪个团队的启动加载程序会在iPhone上运行。这听起来像是一些工程细节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引导加载程序是在计算机上运行的第一个软件。 它告诉处理器查找并启动装载了软件的磁盘。“我们当时觉得,为什么要史蒂夫来决定这种小事?他们两自己就不能解决吗?”

  另一位向Fadell汇报的工程师也表达过对这种事的沮丧:“两年来,我在感恩节、圣诞节和新年这种时间都在工作,但还是不得不处理这种办公室政治的事。”

  

  2007年6月乔布斯在WWDC

  五

  尽管有无尽的压力,iPhone还是预定在6月29日发布。当这款手机在当年当月最后一个星期五开始销售时,全球新闻媒体都做了报道,就好像埃尔维斯·普雷斯利(猫王)或约翰·列侬死而复生了一样。新闻工作者在全美各地的苹果商店外露营,目睹大批消费者苦等几个小时的热门场面。

  苹果在前两天售出了27万台iPhone。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,苹果又销售了340万台,很多人认为,iPhone使得手机行业永远发生了改变。

  iPhone是一个在回顾时,更觉得它是一个显着成就的产品。iPhone当时很多的革命性设计和功能,也是错误的。它的基本款是499美元,太贵了。其他智能手机都只是一半的价格。好处是,消费者可以自由切换运营商或取消蜂窝服务,而其他更便宜的手机需要持续使用某一运营商两年左右。但多出的250美元换来这种灵活性,值吗?大多数人感觉不值。

  当时大多数高端手机支持较新和更快的3G网络,而iPhone还只支持较慢的2G网络。iPhone的开发花了太长时间,在设计时无法启用能接受3G信号的芯片。大多数其他手机都有GPS,但iPhone没有。其它手机也有可拆卸电池和可扩展存储器,iPhone没有。

  iPhone不支持Adobe的Flash,当时基本除了YouTube,视频几乎都是这种格式的。YouTube用Flash将视频传输到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上,但在移动设备上用不同的技术,这样带宽占用更少。毕竟当时多数公司没有Google那样的资金和技术实力。

  一些很明显的功能,如搜索通讯录、复制粘贴文本,用相机录视频,在第一代iPhone也没有。苹果好像没有想到一样。但原因更直截了当:苹果没时间把这些装进去。Grignon说,“有段时间我们感到,'这真的很尴尬',“但后来我们则觉得,‘好吧,确实很尴尬,但我们要交货,尽管这些都是简单的事,但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和解决那些最坏的事’。”

  当时也没有应用商店,甚至没计划推出。苹果直到2008年才推出的iTunes应用商店,这与iPhone本身的成功一样重要。去年,商店为移动软件开发者带来了200亿美元的收入,另外为苹果创造了80亿美元的收入。它也是推动硅谷繁荣的引擎之一。但像苹果的其他人一样,乔布斯如此专注于让设备按时发布,他一开始就没有看到应用商店的潜力。

  Bob Borchers说过:“我记得,当时问史蒂夫他想让iPhone做什么。他说,他想打造一款人们可能会爱上的手机。完全不是什么‘让我们革XYZ的命’。当时的想法是,‘让我们想想如何开发一些很酷的东西,如果价位爱上它,那我们就可以弄清楚他们想要做什么’。当我们推出iPhone时,它被称为革命性的手机,最好的iPod,以及互联网通讯设备,但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通讯设备。”

  乔布斯知道消费者为什么会将iPhone视为口袋中的Macintosh,毕竟它也运行着OS X。但他也讨厌消费者以这种方式看待iPhone。计算机是运行世界各地开发者的软件的东西,而他们都在苹果之外。他不想让iPhone变成那样。在发布后,当软件开发商开始嚷嚷着要为iPhone开发应用时,乔布斯公开并强调过不会。他在发布会后告诉纽约时报,“你不会希望手机像电脑一样的,你最不想要的就是在手机上加载几个应用,然后当你打电话时它就无法工作了。它更像iPod,而不是计算机。”

  但是iPhone还有很多其他酷炫的新功能,这让消费者忽视了它的缺陷。这些功能不仅是新型的触摸屏,或是运行最先进的手机软件,或可以无障碍运行浏览器,或能按任何顺序听的语音信箱,或运行Google地图和YouTube,或能播放音乐和电影能作为相机。

  关键是它能同时做好所有这些事情。陌生人会问你,能不能用用看,就像你刚刚买了世界上最漂亮的跑车一样。它的触摸屏很好,让长久以来被认为是计算一部分的鼠标、触控板和触控笔,突然变得过时了,而他们原本看起来似乎是不可替代的,而且能帮我们做到一切。iPhone吸引的不仅仅是消费者,更是投资者。在乔布斯推出iPhone之后的一年,苹果的股价翻了一番。

  苹果在这种狂热中推波助澜,并加以充分利用。在发布的那天,它派出高层管理人员到大城市的各家商店坐镇,在消费者面前大肆鼓吹。全球营销主管Phil Schiller前往芝加哥,Jony Ive和他的设计人员去了旧金山。

  位于帕洛阿尔托市中心苹果商店,离乔布斯的房子仅1.5英里,他在市里时经常出现在那。一天当他到达时,所有聚集点都在他身上。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·沃兹尼亚克和初期员工Bill Atkinson与Andy Hertzfeld都已经在等候。

  一位在场的工程师描述说,“史蒂走到Fadell身边,和他去到商店的一角谈了一个小时,完全无视Forstall。”

  “直到那一天前的六个月里,一切都是Fadell的错,任何硬件问题或延误或制造问题都是争的错。Forstall不可能做错什么。但同样是那一天,新闻评论陆续出来,iPhone的电子邮件(软件)出了问题,不过每个人都喜欢硬件部分。所以,Forstall变成了坏人,而Fadell是好人。有趣的是,乔布斯以一种背朝Forstall的方式表现出来的,所以是Fadell一直在看着Forstall。Forstall的脸看起来很可怕,就像他爸爸告诉他他不再爱他了。”

  雷锋网

  雷锋网版权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猜你喜欢